那些腐腐的微小说们

@心静-如烟:#微小说#堂外细雨绵绵,堂内红烛成双,一对新人跪拜于地即将行礼。突然,一个浑身透湿的黑衣男子手提长剑冲了进来。“你…为何要来?”新娘缓缓起身,浑身颤抖,悲哀的眼神直视着他:“你…为何不肯放过我?”黑衣男子长剑一送,透过她的身躯:“为什么?呵…只为我们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匪我思存:网易终于下决心,冒充某娱乐新闻头条的当事人,捏着嗓子打电话给搜狐。不久后搜狐就知道了真相,果然大怒。咄咄逼人,质问网易,网易终于说了真话:“其实……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搜狐良久没有说话,网易就快绝望了,突然听到搜狐幽幽的说:“你以为我听不出是你吗?我也就是想和你多说几句话。”

@飞天遁地小明鬼:#微小说#“我一个大男人,饿了给你煮饭,冷了给你织毛衣,病了彻夜陪你,晚上还任你取暖。我为了你还不结婚,没有女人这十多年都过来了。现在你结婚了,就要搬出去了?就要丢开老子了?你想得美,没门!我后半辈子你必须负责!”“爸,别闹了…= =”

@星河Shinho:#微小说#《移山》愚公家有两个儿子,门口有两座大山。大山严重阻碍经济交通发展,愚公于是徒手移山。专家河曲智叟莅临,表示愚公是个傻缺。愚公凛然道【我挂了,还有我两个儿子,我儿子挂了,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还怕移不平这山!】河曲智叟笑道:【甚矣,汝之不惠,不知汝之二子皆搞基也?】

@蘑菇下的精灵马甲:#耽美微小说#豪华的房内巨大的落地窗前,水晶吊灯闪耀着半跪的俊秀男子手中的钻戒“嫁给我吧”眼中浮现的温柔掺着头顶闪烁的灯光一时间夺人心魂,女郎不禁热泪盈眶道“我愿意”“卡!”导演宣布收工…“哼,求婚那一幕挺投入啊!”年轻导演在男子衣襟内的手暗暗用劲儿,“讨厌,还不是因为你在对面~~”

@大猴小姐:#微小说#“你以后不要再做鸡了。” “嗯…” “不要老化这么浓的妆坐在门口接客。” “嗯…” “不要在我工作的时候总不放心,在附近盯梢了。” “嗯 ” “不要总是诱惑我了…当劳,我们先…” “讨厌…先把你的胡子刮了去,基仔。”

@冬菇炖鸡面:#微小说#“当初是你说的,给你投食就帮我找个媳妇吧?”“嗯。”“那咋十年了老子还单身呢?!”“……”“MB的兔儿爷神,一点都不灵,老子白白浪费十年胡萝卜钱。”“……”兔耳青年默默扔掉啃秃了的胡萝卜缨子,在围裙上擦擦手开始做饭。本神仙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水床,都跟了你十年啦你还想怎样。

@天真君:#微小说#“哥们儿,毕业了,我干杯,你随意。”“靠!”“你这口头禅都用四年了,女人都喜欢温柔的男人。”“靠!”“我想好了,去海南,不回来了。”“靠!”“送你一首歌,作为毕业礼物,”他边唱边递给他一张机票,“我让你依靠,让你靠,没什么大不了……”

@大屁股男人是尤物:#微小说#他问他「你在等什么呢?」「超人。」「等他做什么?」「拯救我。」公园一角的长椅上,他坐着,他站着。站着的人问完后就离开了,坐着的依然在望天发呆。这样的对话持续了半年后,有一天,他来到他面前,长椅上的他瞪大双眼看着眼前内裤外穿的人「你……」他脸红「我想做你的超人。」「傻X」。

@轩辕紫菸:#微小说# “青儿,不要再来了,你法力再高强,也打不过法海的!”“姐姐,我恨,当初你我二人游走世界潇潇自在,凭什么他们要把你困在这里!”“青儿,你不明白,只有困住了我,他才能困住许仙……”

@少年仔风小餮:#微小说#“你说,这满屏满屏都是耽美向的微小说,咱们评审组的BOSS大概鼻子都气歪了吧?”“不止!告诉你,我刚才经过组长的桌前,看见他在默默垂泪呢!”“气成这样?”“不清楚,倒是听见他念叨:要不要这么虐心啊,为什么没有HE呢,啊,女人又炮灰了……”“……”

@大白兔35:#微小说#他们是一生的对手,一世的知己,一辈子的爱人。他们一起走遍大半个地球,总是若即若离。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问:“上校先生,你为什么总不肯接受我?”“我们的年龄相差太大……”小丑一笑,抹去油彩,露出一张苍老而睿智的脸:“其实我一直在陪你一起变老……”(

@顾小如:#微小说#“惜朝,喝药了。”每次他将一晚黑漆漆的药端到他的面前时,都能看到那书生好看的眉毛拧得死紧。书生一身铮铮傲骨,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唯独怕那一晚小小的药。于是他每次都要花好久好久才能红得那书生喝下去。今日他亦是熬好药,向往常一样柔声道,”惜朝,喝药了。”——对面却空无一人。

@ohno啥东西家大野白:#微小说#他的兴趣是钓鱼,所以每天除了睡觉就是钓鱼,可是他会晕船,无法跟着他一起下海,有一天他把存了好久的积蓄买了一艘渔船,十分炫耀般的请他帮他的新船起名。第二天,他去码头看到船上插了个大大的牌子,大大的牌子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出售】

@星河Shinho:#微小说#以前有个文士,既能调教强国君王A,又得自家君王B喜欢。他身边的武将C吃醋了,担心文士日后必定反攻。于是武将挑衅,而文士却弱受状躲避。友人疑惑,文士答道“我连君王A都能调教得了,只是不舍得调教C而已”C听后大为感动,携道具求蹂躏。两人遂携手共建和谐社会。——小学课文《将相和》中心思想

@萌团团:#微小说#门口有两个大叔开了个包子铺,大叔甲总是挽着袖子笑眯眯的忙进忙出,大叔乙却西装革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发呆。有一次跟大叔甲聊天,问:“你们家谁做馅子啊?味道不错的。”大叔甲笑眯眯的朝旁边假寐的那个人扬了扬下巴:“我媳妇。”从我这个方向看,那个总是冰山脸不说话的大叔乙好像脸红了。[我爱大叔嗷嗷嗷]

@八卦_我实在是太CJ了:#微小说#“该死的,为什么妹妹们都喊他做姐夫!”路灯下,有一个身影边打电话边抱怨“老娘明明一点也不娘”他把电话摔了出去,越想越气愤,跳起来,向韩寒的小腿肚子狠狠踢了一脚。

@唐缺_九州:#微小说# “悟空,为师又要念那紧箍咒了!” “师父,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停啊……”后人考证:S=Sun, M=Monkey

@少女情怀总是S:#微小说#微小说:他长得很美,美到交不到女朋友。所以他默许了一个英俊男生的追求,他想:既然找不到比我美丽的女人,那就找一个比我英俊的男人也行。于是他对那个男生说:虽然我是直男,但是你的话,我没关系的!对方脸色惨白,半响才道:我是女生。他很高兴,这样更好啊。那人接着说:我以为你也是。

@宁财神:#微小说# 她深夜对他说:好吧,我原谅你。次日,他开心地组局喝大酒。随后,她看到他与他的舌吻照片,于是微笑着换上低胸装奔赴工体西门。那夜大雾,大舌头的她对司机说:看呀,空气里都是我的泪珠儿。【宁财神也堕落了……】

@李没谱儿:他爸爸学历不高,却在一家小公司里做财务工作。这晚,公司老板怒气冲冲地找上门:“你这个月的报表又出错了!我和你说过多少次要仔细核对!”他爸爸小声嘟囔:“我也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做不来这工作。”老板的怒火更胜。他适时地拦在老板面前,板起脸对老板说:“爸,你难得回来一次……”

@Pandos:#微小说#一场激战之后,他把利刃插进了那个少年的身体,鲜红的液体从裂口流出,少年最终失血而死。他收起了凶狠的表情,把少年的躯体拖进篝火中烤熟了,并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副刀叉,把少年的肉一块块地切下并放入口中,诡异的肉香让他落下了眼泪,目光也开始暗淡下来,“我只是想跟你融为一体而已。”

@被人抢走的张小柒:#微小说#宋江饮下那杯夺命的毒酒时没有任何装饰的棚顶旋转起来,越转越快的漩涡的中心那张艳若桃李的容颜慢慢扭曲成那抹明黄背后清冷的眼。徽宗……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无法代替你站在他的怀里……高球看着委地的人,嘴角牵起苦笑,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看不见我,就算是死……你也不愿意看见我……

@曾顾曲:#微小说#经过一万次的穿越,他与她终于来到了“无限世界”。刚迈出时空穿梭机,他们扑倒在地,泪流满面:“在腐宅军团的肆虐下,宇宙间居然还有一个异性恋者能够自由呼吸的世界,这是诸神最后的垂悯吗!?”

@荷尖角:#微小说#第一年,魔教教主初遇大侠,那人正气凛然拔剑相向,他冷笑:“伪君子。”第二年,一招之差败在大侠剑下,求死,那人却不杀他,他嗤道:“还算君子。”第三年,走火入魔险些丧命,那人倾力相救,他微微皱眉:“的确君子。”第十年,清晨醒来,浑身酸疼,他咬牙大骂枕边的人:“枉为君子!”

@林佩blog:#微小说耽美#他倆秦陽古道相遇,掣劍割袍為誓:或成或敗,生死不分。至此招兵買馬南征北討,萬骨塚上指江山。一夜兵敗兩人殉身,死前相約來世必也不離棄,永遠在一起。閻羅殿前被判殺戮罪重,同時轉入畜牲道,一轉生為狼一為兔,某日草原上相逢,彼此相視脈脈。狼後噬兔入腹,永遠不分。

@大白兔35:#微小说#他家境殷实,风华绝代,举手投足都吸引着万众的目光,身边更有两位举世公认的美人陪伴在侧,享尽齐人之福,羡煞旁人。可是心底的苦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无数个寂静的深夜里,江浙沪围坐夜话,魔都愤而掀桌——TMD 3个都是受,晚上能干嘛,打牌都三缺一!【魔都你要振作!】

@囧淫瑕求好运:#微小说#他们打小在一个四合院长大,打架偷柿子欺负女孩这类事没少一起干,后来,他进了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那人勉强上了专科学校,多年后,他事业有成衣锦还乡,他拽那人给自己接风,那人不解他有为青年为何还独自一人,他微笑道,我不爱学习也不爱工作,我所做一切只是为了创造能和你在一起的条件

@星河Shinho:#微小说#六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工作不稳定。五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没房。四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没车。三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穿着没品味。两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不会家务。一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不温柔。今年他英俊多金有房有车温柔体贴家务万能,还是被甩了。因为没人相信他不是GAY。

@3k大吉栗:#微小说#“微小说能不能换个主题?怎么都是腐文?”“比如?”“友情?”“会变成爱情的。”“悬疑?”“原来男1爱的是男2。”“官场?”“男1贪污为了男2啊。”“凶杀?”“男1杀了男2是为了永远和他在一起。”“……对!亲情嘛!”“父子兄弟大乱斗不是更恐怖?”“……算了……我们今天谁攻谁受?”

@尔康是会呼吸的痛:#瓶邪##微小说#“我跟你说小天真,这地界儿潮,多吃点儿辛辣的发发汗,胖爷我请吃顿饭不容易哈,你就甩开腮帮子塞吧!”“辣的?”“嗯,这不么,泡椒腰花,水煮肉片,麻婆豆腐,辣子鸡,豆花鱼,劲爆牛蹄筋……”“咳,都这么辣啊,呃…能不能来点儿清淡的,粥就行…”“你怕辣?”“…不,怕疼。”【这个,想了三秒才懂】

@奔三老北:大家都在写#微小说#,我不跟个风简直就是落伍!-“好猴儿,快跟我回家。”“不!俺老孙才不上当了!上次将我关入那大火炉,好一顿忍耐!哼!”“哎~~我这也是有用意的嘛~今晚就让你见见这成果如何?”“呸!你个老道!又想骗俺老孙上你那硬板床!”“来嘛~”—-写完我吐血300升,大圣我对不起你大圣!【==!】

@少年快放开那位大叔:#微小说#毕业筵席散后,他架着七分醉的室友步履艰难地回宿舍。一路上室友口齿不清地嚷着,酒气喷在他耳边“老子高中三年都单身搞毛啊”“老子看上的女人都给你泡走了”“老子就是没人要怎么了”“…”“你他妈给我闭嘴!”他停下一个反身把他抵在墙壁上,覆上双唇堵住他的嘴。“我要你。”“唔…混蛋”

@莱格:#微小说#头顶月光明亮照着他原本坚硬如铁的心里徒剩一片柔情,他想给身边的男人一个吻,一个纯情的吻。于是他站了起来,可是他发现即使他们之间只有短短2个头的距离他却还是不能,这个事实让他难过了起来。可这个时候对方像感应到了似的低下头温柔如水的说:“小四,别勉强自己,还是用梯子吧。”

@王腐家丁尛栩栩:#微小说#“野人~”陈翔弱弱的声音带着点可怜。“咋了,叫人欺负了?”王野有点着急的问。“他们说我邋遢,连我的橙子都不向着我。”陈翔报怨。王野==“你说我邋遢吗?”陈翔企图在王野身上找点自信。“呃…我被凯姐打包运深圳来给你收拾房子了,她说收拾不好就不准你回北京。”陈翔><

@樊落:#微小说#二十年前他被众殴,身为班长的他说:民莫与官斗,十年前他的情书被校花退还,班长开车载校花,笑:贫莫与富斗,五年前出任务筛选,他败北,班长领命离去,哼:弱莫与强斗,今晚他生日,已是他上司的班长醉酒,在床上大放厥词:下莫与上斗,他终于忍不住大吼:“斗你二大爷的,老子这叫干!”

@半仙努力学习要考证:#微小说#第一次酒后乱性,他强忍着腰部的酸痛和某部位的不适,捡了衣服夺门而逃,只对床上的男人吼了句:昨晚喝醉了!第二次,他从容地到浴室洗了个澡,离开时还是那句,昨晚喝醉了。第三次,洗澡后准备离开,可还没开口,男人突然说:亲爱的,昨晚我们喝的好像是茶吧。老子醉茶!他恶狠狠地吼了回去。

@顾十四娘:#微小说#他怒气冲冲地指着财经杂志对他吼,你的版面比我大,叫我以后怎么混啊!男人头都没抬,推推眼镜说,哦。他气急。隔天男人送他去公司,下车见一众媒体守在门口,他正诧异,闪光灯亮起,男人拉住他的手单膝跪下,盒中钻戒熠熠生辉。男人一本正经,满眼坏笑,老板,这下你的版面少说跟我一样大了

@程王子:#微小说#宜静嫁给了胖虎,大雄娶多啦A梦为其妻。

@草子真是大好人:#微小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哎你说,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啥印象?”“…公车上…你手机铃声是神曲买卖…”“>//<然…然后呢?”“你接电话的时候急刹车,你丫没站稳,一猛子扎我怀里了。”“心跳加速了?我就觉得你那时候对我挤眉弄眼的。”“…还真没,你一手按在我小弟弟上,疼我一脑门的汗。”

@耽美向微小说:#微小说#我爱上了住在隔壁的他,于是去花店让老板每天都送一朵玫瑰过去,并打算送到第一百朵的时候就向他告白。告白那天当我精心打扮站在他门口时,他手上正拿着第一百朵玫瑰,脸上幸福的笑容让我看得有瞬间失神,而拥抱着他的正是花店的大叔…其实幸福最是不能假手于人。

@荷尖角:#微小说#拜师的第一年,与师兄初遇魔教教主,师兄皱眉道:大魔头。谨记在心。第二年,师兄与魔头斗剑斗了三天两夜,末了,师兄微微笑:好对手。是说武功?于是谨记在心。第三年,白天才听各大门派商议铲除魔教,晚上便在师兄房里撞见魔头,大惊。师兄一声咳嗽,想了想:你师嫂。只得老老实实谨记在心。

@可乐泡泡饭:#微小说#公主睁开眼,发现床边站着一位美丽的仙女。仙女带来了两个消息:好消息是王子打败了恶龙,坏消息是恶龙掳走了王子的心。“那么,是谁吻醒了我?预言里不是说只有爱人的吻才能破除巫婆的诅咒么?”“你说呢?”仙女的唇轻轻地覆在了公主的唇上,气吐如兰,“我的小傻瓜……”

@老北持久不泄画小纸人:#微小说#他经常会看到那个男人,穿着一成不变的灰色风衣卡其色长裤和有些脏的短靴,他在很多地方出现,总是叼着一根烟,嘴边是痞痞的笑容,可是眼神很明亮,他感觉到自己背后那道目光里包含着温柔。直到他结婚了,新娘温柔美好,那男人在教堂上走近他,在耳边说了第一句话,“我可以安心转世了。再见”

@monkey酱和shun仔SM组:#微小说#“吴邪,我答应你,我会尽量活着出去。”“我只要你活着回来!”“十天后我还没回来,就别等我了。”“那我不出去了,我陪你一起。”“吴邪,我要你活着。”“我不要你为了我能活下去而独自去犯险!”“吴邪…”“只要有你在我身边,生死又何妨?张起灵…上天下地,我也不会再让你孤身一人。”

@荷尖角:#微小说#癌症病房。男人低头坐在床上,不敢看他。“你都知道了?”半晌,男人终于闷声问。守在床前的人一脸平静,点了点头。男人的手有些打颤,头越来越低:“那,你怎么打算?”譬如分手。床前的人却说:“打算多买吃的,不让你瘦。”男人一愣。那个人淡淡道:“戒指已经买了,再瘦尺寸就不合适了。”

@颯爽登場_銀河美死宅:#报复社会# #微小说#“吴邪…”小哥叫过吴邪,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是戒指。吴邪觉得自己心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吴邪,”小哥开口了,“你觉得胖子会喜欢么。”

@我就是小猛:#微小说# “爱琴海漂亮么?”,“漂亮,我们还是坐我的飞机去吧,你那车,太重了…”,“嗯,我听你的,我爱你,舒克…”,“我也爱你,贝塔…”

@lacrimosar:#微小说#他说:“你还不回来?”他说:“就快了,等身体在好点。”他说:“哼你这话说一年了。”他说:“呵呵想我了?”他说:“滚,老子去上课了”,女人看着灰下去的头像,转头对一旁黑色相框里笑容温和的男人说:“好像瞒不了多久了。”

@空灯流远报复射会:#微小说#胖子问,怎么判断小哥是不是失忆了。天真说,你脱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说其实你是他妻子试下?胖爷去了,片刻回来:球的他不信!天真说那换我去试试。当晚天真再也没回来。

@耽美向微小说:#微小说# 10:30,他们大吵一架,他摔门而出。10:55,他回来,问:"要是我死了,你会怎样?" 他还在气头上,怒道:"就算你死了也不关我事!" 他听后缓缓走出家门,没再回来。当天下午,他接到医院认领遗体的电话,医生告诉他,病人车祸时本还有很强的生命迹象,却突然在20分钟后仿佛放弃自己一样,停止挣扎了。

@笑而不语摊手君韦Ex_:#微小说#“娘子~我肚子饿了,”他对东篱下那片菊花园远远喊道,“你再不现身我就三天不浇水~”“死相,”一缕绯烟中缓缓化成一个一脸娇嗔的俊美的男子,“世人皆道你不为五斗米折腰弃官归园,却不知是为了与我厮守。世人皆赞你不爱牡丹独爱菊,实则是因为我是菊精…还有开在我身上的菊花…【==陶渊明情何以堪】

@猫屋仔:#微小说# 我老婆样样好,既温柔娴淑又性感万分,还喜欢规划未来。就像现在:“亲爱的,我想生两个儿子~哥哥就教他钢琴和厨艺,我喜欢翩翩美少年;弟弟就教他帝王学和武术,身手敏捷又腹黑什么的最萌了~我喜欢年下~”看着老婆规划地这么兴高采烈,即使不忍我也要说出真相:“两个男人是生不出孩子的。”

@疯言自语:#微小说#从前世界上有三个人,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在一起了,她默默的萌着。

@seven七宝:#微小说##瓶邪#小哥说:我要用我一生,再换你十年天真无邪。结果。。。"饭你做,地你擦,钱你挣!""那你干嘛?""我负责天真无邪"

@米斯特大弟:= =麻麻的。#微小说#看多了。我自己都快变成腐女了。虽然老娘是个男的。。。

@一起呼吸-:#微小说#冰箱快空了,气势汹汹的杀进超市里,不管生的熟的荤的素的买了一大包,艰难的扛到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刚坐下还没喘口气,司机大叔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乐呵呵的问:回去给女朋友做晚饭?因为太累没有回话,过了一会大叔又问:回去给男朋友做晚饭?

@沈小岛微博:#微小说#萧峰怒火中烧:“段王爷,我约你来此的用意,难道你竟然不知?”段正淳缓缓摇头:“我只盼能遮掩此事,岂知越陷越深,终至难以自拔。”“哼,你明明跟我相爱,却还跟别的女人双宿双飞,受我一掌吧!”一掌打出,段正淳软软倒地:“大哥,我是阿朱!原来,你爱的是我爹!我、我这便死了罢!”

[ratings]

0

扫描到手机上阅读:

QR:  那些腐腐的微小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