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我们失去了谁

没有人是自成一体、与世隔绝的孤岛,
每一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份。
如果海浪冲掉了一块岩石,
欧洲就减少。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伤,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约翰·多恩John Donne(1572 – 1631)
请允许我用这样一段话开始这个帖子

2011年,我们失去了伊丽莎白.泰勒,又一朵女人花凋零。
四十四年前,我们失去了费雯丽;从此乱世依旧,佳人不再;
二十九年前,我们失去了英格丽.褒曼,卡萨布兰卡再也看不到伊尔萨纳游离的眼神
十八年前,我们失去了赫本,从此罗马城依旧,公主芳踪难觅;
如今,埃及艳后也离我们而去,一段开启于卓别林的电影黄金年代终于落下了帷幕,巨星消逝,夜空从此黯淡。

2011年,我们失去了兹德涅克·米莱尔——鼹鼠之父
这位捷克艺术家于今年11月病逝于一家疗养院,享年90岁。他一生除了创作鼹鼠系列动画片,鲜有其他事迹为人所知,但是仅此一件事迹,足以让他不朽。
我要感谢兹德涅克·米莱尔所带给我的一切,我要感谢他没有把暴力、功利、秩序等等成人的观念塞进我童年的头脑,我要感谢他带给我及我的儿子的那种纯粹的属于孩子的快乐。
鼹鼠不死,他只是返回了大森林。
兹德涅克·米莱尔,祝你在天堂中有一所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11年,我们失去了艾米.怀恩豪斯
不知道灵魂歌手是否真的是在用自己的灵魂来歌唱,但是很显然,才华横溢的艾米在短短的数年中燃尽了自己的灵魂。
这位2007年度的英国最佳女歌手曾获得格莱美五项大奖,但是这些荣誉似乎将她在酗酒和滥用药物的路上推得更远。
今年7月23日,艾米.怀恩豪斯被发现死于自己的家中,死因是戒酒戒毒速度太快。她生前一直丑闻不断,她的蜂窝头、波点装、假唱和私生活糜烂一直为众人诟病,她死后众人一片惋惜。
苏格拉底曾经说过“每个人心中都有太阳,只是要让它发光”,有些人让自己的太阳缓缓燃烧,有些人却选择了如超新星般瞬间爆发,在漆黑的太空中留下遮挡不住的光芒。谁又能嘲笑谁呢?

2011年,我们失去了上官鹏飞
这位绰号“魔修罗”的散打名将,在2011年的12月12日停止了呼吸,年仅23岁。
他生前曾经纵横赛场,靠拳打脚踢给自己挣来无限风光;
他倒下时只有家人不离不弃,40万元的转院包机费用让各路人马都现出了原形。
他的死让我们知道,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大擂台,最硬的从来不是拳头,最冷从来不是冰,倒下不可怕,失去价值才可怕。

2011年,我们失去了史蒂夫·乔布斯
毫无疑问,乔布斯是一个传奇,他赋予了苹果这个词不同于过往5000年的含义,乔布斯之后,苹果不再仅仅是一种蔷薇科蔷薇目的水果,也不再仅仅是促使牛顿大悟的神器,苹果已经成为一种生活,一种范儿。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乔布斯将是一个很快被我们遗忘的传奇,何其不幸,他生活在这样一个热点转换迅即无比的年代;何其不幸,用来寄托他的成就的是更新换代最快的消费电子产品。
一如雪莱形容约翰.济慈,乔布斯也是一个把名字写在水上的人。

2011年,我们失去了*拉*登
十年的躲藏,每当人们开始遗忘他时,他总是会用一段录像来证明他的存在。
但是事实终于证明,《间客》里封余那样的人终究只存在于小说中,除非如大叔般不信任任何人,否则当你选择信任时,往往就是背叛的开始。
他是富商之子,家财万贯;
他是虔诚的苦修者,严守节律;
他受过美国训练,为的是与苏联对抗;
他最终选择与美国为敌,并死于美国人之手。
你可以不理解他、可以厌恶他、可以憎恨他,但是对于传奇,请多少保留一丝敬意。

2011年,我们失去了金正日
其实我对官二代从来缺乏敬意,但是我不得不为他所统治下的那块土地担忧。
朝鲜半岛,又到了波诡云谲之时。
1500年前,隋唐两朝三帝征高丽,为此搭上了百万大军、两位英武的君主,一座江山社稷,换来的是千年以降朝鲜及日本对中国的臣服,奠定了中华文明在东亚的核心地位,余萌甚至惠及我们这些后世子孙。
400年前,万历皇帝为了入朝抗倭,不惜打光了国库,打尽了善战的九边之兵,日本人征服大陆的野心被迫推后了三百年。
50多年前,鸭绿江上,几十万中国军人跨江而去,不知多少妻子与母亲只见君去不见君还。
朝鲜,得之可进可退,失之捉襟见肘,国运之所在,复兴之必争。

2011年,我们失去了卡扎菲
你可以毫无顾忌的给卡扎菲贴上各种标签,如独裁、荒淫、反复无常等等,真的不需要顾忌,因为他已经死了。
而我不愿意对一个死去的历史人物作出评价,因为唯一能评价历史人物的只有历史。
在中东这个地方,每当有人想让翻滚混浊的池水沉淀下来变得清澈,总有一双看不见的手让它再度被搅动。任你是盖世豪杰、绝代枭雄,任你智谋无双、坚忍不拔。总归在人类的贪婪和凶残面前败下阵来,被碾得粉碎。
纳赛尔死了、萨达特死了、拉宾死了、阿拉法特死了、萨达姆死了、如今轮到了卡扎非
世间多了不少武陵豪杰墓,无花无酒等着被锄作田,中东依旧。
或许要等到地下油采干、地上血流尽,欧亚大陆一分为二,中东才能得到安宁。
中东,流奶与蜜之地、众神掩面之地,豪杰扼腕之地,人类一百二十余年的伤心地。

2011年,我们失去了小悦悦
大人物和小人物推动社会进步的方式不同,大人物或许只需要打几个电话,见几个人;小人物则需要死的够足惨烈。
小悦悦无疑是一个小人物,她真的很小,她只有两岁。
小悦悦的死,是对整个民族良心的逼问,她戳破了某些虚幻美好的肥皂泡,直接捅处了血淋淋的现实。当我们的鸡蛋越来越贵、蔬菜越来越贵、上学越来越贵、看病越来越贵时,良心却越来越贱、尊严越来越贱、伦理越来越贱,中华民族已经到了礼崩乐坏的生死关头。
2000余年前,孔子面对春秋战国的乱局,提出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为此奔走呼号了一生

1000年前,司马光面对五代十国后的乱局,著《资治通鉴》,开篇第一句便是“臣闻天子之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
1000年后,我们的先知又在哪里?
猫腻写《将夜》,偏偏安排夫子套上了孔子的模版,还说每千年必有圣人出,未尝不是一种期盼和渴望。

2011年,我们失去了朱光亚、王大珩和黄纬禄
或许吧里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三个是干嘛的,我也不想罗列他们在学术界的地位和一大串头衔。他们三个之所以被我列在这个帖子里,作为该贴的压轴人物,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两弹一星元勋”
有资格被授予“两弹一星元勋”称号的只有23人,如今健在的不过9人,特别是近些年,这些大多出生于本世纪一二十年代的老人们以令人心悸的速度逝去,星如雨坠。
并不只有那些年青热血、能力高强、能够从早到晚报仇、关键时刻扛着打枪开狙、开着机甲拯救世人的孤单人物才是英雄,那样的英雄只存在于小说中。
那些一身书卷气,满腔报国心的读书人也是英雄,是他们在国家贫弱、强敌环伺之际,不计荣辱、舍生忘死为我们打造了护身保命的倚天剑和屠龙刀,使得宵小之辈不敢夜窥我家门户。他们就是我们的蜘蛛侠、我们的美国队长,我们的许乐上校。
对于一个民族前景最大的担忧,无过于精英失去而后继无人。

套用鲁迅先生一首诗作为结束语
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

0

扫描到手机上阅读:

QR:  2011年,我们失去了谁